小周

小周

转载]十大酷刑BY小周123

返回>来源:未知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13 08:22    关注度:

  只因别人一句无心的“色如春花”,只因刚巧回眸的灿然一笑,

  十五岁便进士及第的严小周,竟被逼成了当今皇上朱炎明身下凌虐的玩物。

  七年后,迟疑满志早已付水东流……

  欲极生爱,爱极生恨,爱恨之极万劫不复

  在情爱中煎熬纠葛重重的朱炎明,得不到真心回应的当朝皇帝

  所作的只能是变本加厉的践踏侮辱严小周,

  求得苦,求不得最苦!

  七年的光景,堪堪只是忍耐吗?!

  风刀雪剑事后,总该有个告终,总该有一丝幸福

  可是,十大酷刑还差一笔

  谁终入阿鼻地狱,永不超生……

  又是一年金榜落款,严小周却宦海失意,只要在科罚这方面让人咋舌——由于他赏罚罪人所用之法其实是残忍至极,让人无法与他的外表相联系关系。身为皇帝的朱炎明独独对生得标致的严小周狠极致至虐身的程度,可是他关怀起小周的时候却也有着无尽的柔情。同时,两人还有着一层肉体关系。对于朱炎明的立场,严小周不断是淡淡的一副脸色在外,掩盖了心里一切的设法。本来,看到最初才晓得,其实二人之间无情,何如相遇是种缘分,错误的起头确实悲剧发生的根源。

  这篇文真的很特殊,以致于良多人看了之后城市久久难忘。这是一段分歧寻常的虐恋故事,读完后确实如别人所说的有种震动的感受。昔时的小周有着惊世的才调,却由于本身不凡的容貌惹得一句“色如春花”的戏言,导致了他和朱炎明这段孽缘的起头。其实小周是个有理想的汉子,他虽然生得容貌标致,可是全没有半分女气和怯弱,而是堂堂男儿胡想二心想成为国之栋梁,考得了探花,却由于不测被皇帝朱炎明破了本人的洁白,从此变“出错”为了皇帝的“宠臣”,小周的自尊心很强,那么傲气的一小我怎样能忍耐这种工作,既然朱炎明毁了他的人生,他就要毁了朱炎明的心。看到最初那里,很较着能看出朱炎明并不是个纯真沉沦小周身体和容貌的人,他是真的喜好小周,从那次惊鸿一瞥到的斑斓笑容起头,朱炎明就曾经喜好上了小周,可是他爱的方式

  错了,小周不是一个他该当那样去看待的人,于是最初他才会获得的是小周的尸体。本人最爱的人吊死在了本人的床头,小周真正的做到了十大酷刑最残忍的那一刑,正如他本人所说:世人只认为伤筋动骨即是极尽惨烈的酷刑了,其实否则,所谓酷刑,乃是由心而发,断了此人的念想,令他求生不得,求死不克不及,日夜倍受煎熬,永坠阿鼻地狱,世世不得超生,岂不比什么痛苦都来的刻骨?所以朱炎明最初在烧了小周的尸体后也无法挣脱开了,吃掉了小周的骨灰,即便死,也不会放过你。其实可不克不及够理解为,下一辈子,我们不要再如许起头,如许的相遇如许的相处?“春深夜长,更鼓一阵比一阵敲的紧。小周慢慢睁开了眼,全没有夜里被惊醒时的蒙昧,暗中里,更加见那双眸子亮得赫人,他悄无声息的坐起身,目不转睛的凝视着朱炎明,他的脸是沉静的安然平静的,与常日里的张狂嚣张判若两人。小周似是想伸出手碰他一下,手指顿留在半空中,却毫无前兆的笑了。”其实我小我感觉小周本身是对朱炎明有豪情的,可是在小周的世界里,自尊和理想远比恋爱主要得多。若是朱炎明不是亲手变成了那样一个起头,最初怎样会落得个那样的下场。朱炎明抱着那青蓝瓷瓶离奇的笑起来,房子里昏暗不胜,幽幽的只见他凹陷一去的双腮和亮得出奇的眼,一阵秋风拂过,屋顶的珠丝随之飘荡盘旋。朱炎明死死的盯着前方,仿佛听得人笑,那一片碧水秋潭,莫不就是江南?江南,春风又绿,花团锦簇。酒楼之上隐约听得清歌入云。那一行赶考的士子拍手笑道:“唱得好,唱得好,都说江南美女如云,绛唇姑娘真不负了此名!”

  “美女如云?”殷雪衣站起身来,将扇子往手里一扣,悄悄的勾起了角落处一人的下巴,轻佻已极的笑道:“又怎比得严世兄色如春花啊?”

  那人抬起了头,眸光如电,去世人脸上一扫而过。

  朱炎旭暗暗一笑:“公然担得起这色如春花四个字。”

  那人见眸中浅笑,更加阴狠的盯了他一眼。

  傅晚灯走过去,辟手夺过了扇子,丢回殷雪衣怀里:“殷世兄这是什么话,严世兄与你我一般,都是堂堂男儿,怎用这等淫词来作践他。”

  朱炎明窃笑:“却罕见说得精妙呢。”

  夜里睡得不结壮,起来看那一轮明月,月影下隐约藏了一小我。朱炎明心中一动,披了衣服跟上他,却见他走到顶北端的一间客房门前,从容不迫的铺了翰墨,伸手就在上面画了一只诺大的乌龟。

  朱炎明笑得几乎喘不外气来,又不敢出声,憋得好不难受。

  忽见傅晚灯吃紧巴巴的追了过来,一把拉住了那人道:“快别混闹了,等人醒过来,还不要跟你拼命!”

  那人被他拖着,跌跌撞撞走了几步,屋里人却已被他们闹醒了,出来一看,登时勃然大怒:“哪个做的功德,有种的指名道姓的来骂,在背后弄鬼,却又算什么能耐?

  朱炎明从墙后走出来,笑了笑道:“就是我做的功德,你又待如何?”

  殷雪衣暴怒,猛扑过去,一拳打向他面门。朱炎明伸手扣了他的腕子,三拳两脚就将他揍得爬不起来。

  那人还没走远,偶尔回过甚来,见他打的好生解气,不由得灿然一笑。

  自此万劫不复!

  朱炎明哈哈狂笑,猛的摔破了瓷瓶,将骨灰一口一口塞进嘴里:“严小周!严小周!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!”

  若是没有相遇就好了,若是有下世必然不要再如许起头了……

  《十大酷刑》举报

  荐:发原创得奖金,“原创奖励打算”来了!人生百味,有奖征文邀你共品!

http://zikathemes.com/xz/740/
上一篇:分节阅读_18 下一篇:十大酷刑+番外 作者:小周123

报名参赛